当前位置:主页>翻译理论>

译文评析与翻译实践
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  
  他身后面,山是旷敞的,太阳明晃晃地所照耀着的那些地,都非常广大,让那片景物显得好像没有围篱界断似的,篱路是白的,树篱是低矮的并且编在一起,大气是没有颜色的。但是在这个山谷里,世界好像是在更细小、更精致的规模上建造起来的。那儿的地都只是一些小小的草场,显得非常地小,因此从这个高岗上看来,那儿那些纵横的树篱,好像是一张用深绿色的线织成的网,展布在浅绿色的草地上。山下的大气都懒洋洋的,并且染上了那样一片天蓝色,因而连这片景物上艺术家叫作中景的那一部分也都沾润了那种颜色,而远处的天边则是一片最深的海蓝色。
  
  长庄稼的地块数不多,面积有限。全副景物,除了很小的例外,是大山抱小山,大谷套小谷,而在那些小山和小谷上盖着一片绵连、茂盛的草和树。布蕾谷就是这种样子。
 
  (张谷若译。人民文学出版社,1957 年10 月)
  
  译文二:
  
  在这片土地肥沃、群山遮掩的乡间地带,田野永不枯黄,泉水永不干涸,它的南面邻接着险峻的石灰岩山岭,
  
  这山岭环绕着汉勃勒顿山、公牛冢,荨麻谷、多格堡、高斯陀以及巴勃荡等高地。从海滨地区来的旅客,向北艰难地走了几英里路的石灰质丘陵和谷类庄稼地之后,突然来到这种峻岭的边缘,向下鸟瞰,惊喜地发现一片原野像地图一样平铺在脚下,与刚才所路过的截然不同。他的身后是莽莽重山,灿烂的阳光倾泻在看起来广袤无垠的原野上。一条条小径呈现白色,一排排低矮的小树编成的篱笆,空气清澈无色。在这儿的峡谷间,世界仿佛是在更纤小、更精制的规模上建构起来的:田野仅仅是浓缩了的放牧的围场,从这儿的高处看下去,栽成树篱的一排排灌木好像是由绿线编织的网,铺在淡绿色的草地上。下方倦怠的大气染上了一片蔚蓝,就连艺术家称作中景的部分也带有那种色彩,而远处的地平线上却呈现出最深沉的蓝色。可耕的土地数量不多,面积有限。除了很少的一部分之外,整个景色就是辽阔的草地和茂密的树林,大山抱着小山,深谷套着浅谷,这就是布莱克摩山谷。
  
  (吴迪译。浙江文艺出版社,1991 年12 月)


[1] [2]
上一页 1 2下一页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